品牌歷史

始于1853,延續至今。
貝希斯坦,傳奇在世。

創始人

1853年的柏林,一位來自圖林根州哥達鎮的27歲樂器制造商弗里德里希·威廉·卡爾·貝希斯坦下定決心要實現自己的夢想。他與作家路德維希·貝希斯坦是親戚關系,后者以編纂傳統故事和傳說而聞名,而卡爾·貝希斯坦的夢想是創辦自己的公司。

1848年的革命帶給柏林的夢魘還沒有完全散去,被稱為“王位上的浪漫主義者”的普魯士國王弗雷德里克·威廉四世就引進了以稅收為基礎的三級選舉權制度。他曾承諾為各州人民制定一部自由民主的憲法,卻沒有兌現諾言。他的弟弟成功粉碎了1849年的巴登起義,射殺了數百人,因此被稱為“霰彈親王”,他后來接替弗雷德里克·威廉四世,成為了德意志帝國的第一位皇帝。曾聚集于圣保羅教堂商議政事的法蘭克福議會已經解散,統一德國的希望也煙消云散。德國各州,包括海塞、薩克森、和利珀-戴特蒙爾德等小封邑,彼此之間都實行沉重的關稅,造成各州經濟閉塞蕭條,商品流通緩慢。

這種社會狀況使很多德國人為了逃避政治壓迫,或者僅僅是為了躲避饑荒,而移民美國,試圖在大西洋彼岸尋找更好的生存條件。還有一些名人也離開了德國,但仍然留在了歐洲。理查德·瓦格納因為政治原因流放到蘇黎世,詩人海因里希·海涅掙扎在巴黎的“床褥墓穴”中,也認為德國進入了寒冬,退行成了一片散落的島國。

1850年左右的哥達市政廳

歷史背景

盡管這段時期的社會經濟十分慘淡,但以德國進取精神為源頭的各種新思想仍在不斷涌現。弗里德里希·克虜伯在埃森市經營現代鋼鐵廠,奧古斯特·博爾西格在柏林創辦了冶煉廠,開啟了一個以重工業、高爐和蒸汽鐵路發動機為代表的新時代。但是,強大的官僚主義和尚未廢除的貴族特權對工業發展造成了很大的阻力。

1854年,漢諾威終于加入了30年前由普魯士發起的德國關稅同盟。自此,德國經濟取得了真正的進步,但社會進步卻明顯沒有跟上步伐。童工仍然是合法的,1854年通過的一項普魯士法規只是把童工的最低年齡提高到了12歲。

阿道夫·門采爾的畫作很好地展現了19世紀中期發生的社會變化。門采爾是一位心胸開闊的藝術家,他擅長描繪周圍的世界。19世紀50年代之前,他主要畫風景畫、肖像畫和風俗畫。他還畫了一些歷史畫,當時他最喜歡的繪畫主題是弗雷德里克二世。這位國王的幾幅肖像畫生動再現了弗雷德里克二世和宮廷畫家安托萬·派斯涅周一起騎馬、吹笛的場景。1847年,門采爾創作了兩幅反映當代社會話題的作品:《柏林波茨坦的鐵路》和《兩個獲得選舉權男人的畫像》。1854年,他創作出了著名的習作,描繪了克拉拉·舒曼和小提琴家約瑟夫·約阿希姆。然而,直到19世紀70年代,他才開始致力于展現工業革命,《軋鋼廠》是典型代表作之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非直接展現的主題也能恰如其分地反應時代精神。例如,門采爾并沒有描繪過1849年柏林的路障和大火,但他創作的舉著火炬的學生隊伍的畫面也可以理解為對暴亂的謹慎暗示。

總而言之,1853年不是發展樂器制造產業的理想時間。那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像卡爾·貝希斯坦一樣的年輕工匠投入樂器制造業,但他們的夢想已然被巨額債務迅速淹沒。

卡爾·貝希斯坦在柏林中心的腓特烈廣場附近開設了工廠。

柏林的崛起

19世紀50年代中期,柏林已經是一座頗具影響力的城市,但與它后來著名的文化大都會的發展規模還相差甚遠。早在幾十年前,浪漫主義詩人和哲學家就提出了“施普雷河畔的雅典”這一富有遠見的文化理念。拿破侖正在模仿羅馬帝國重建巴黎,而柏林將發展成為一個新的雅典——一座洋溢著藝術、科學、詩歌和哲學氣息的大都市。作為對法蘭西帝國政治和軍事霸權主義的回應,著名的普魯士科學家洪堡提出,科學就是力量。這一觀點適用于19世紀中葉,也同樣適用于今時今日。

此外,柏林是眾多音樂家在歐洲旅行的必經之地。普魯士富人熱愛音樂,原因很簡單。音樂能傳遞給他們古塞西拉島那種寧靜祥和的感覺,在當時的政治動亂下,他們期待能從音樂中獲得一絲安慰。因此,柏林的資產階級十分青睞鋼琴這種不斷改良并且容易學習的樂器。卡爾·貝希斯坦于1846年(有資料顯示是1848年)來到柏林,開始與戈特弗里德·佩勞合作。佩勞的工作室位于柏林市中心的豪斯沃泰廣場。和克斯汀一樣,佩勞制造的傳統鋼琴在柏林享有盛名,但佩勞絕不是一個善于創新的制琴師。而同時期的西奧多·斯托克則極具創新精神,他研制的鋼琴擊弦機和鍵盤,時至今日仍然出類拔萃。

1848年秋天,貝希斯坦受托管理佩勞的工作室,但他不久便辭職了,并于次年的夏天就去了倫敦,隨后又去了巴黎,跟隨兩位偉大的制琴師提升制琴技藝。這兩位制琴師分別是讓-亨利·佩普和讓-喬治·克里格爾斯坦。讓-亨利·佩普出生于德國扎爾施泰特市,獨具創新能力,擁有120項發明專利。他的創造力給貝希斯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讓-喬治·克里格爾斯坦極具制琴天賦,還讓貝希斯坦接觸到了當時最新的商業管理和實踐。克里格爾斯坦的成功,源自于他在1842年大膽推出的一種創新立式鋼琴。這種鋼琴只有130厘米高,簡潔緊湊,功能強大,各音區完美平衡。這種立式鋼琴鋼琴一經推出,就轟動一時并投入了批量生產。

卡爾·貝希斯坦在巴黎學習期間,埃拉德品牌鋼琴在當時也很有名。該公司的創始人塞巴斯蒂安·埃拉德極具傳奇色彩,他對鋼琴進行了多種改進和創新,他研制的雙擒縱擊弦機至今仍廣泛使用在三角鋼琴上,只做了一些現代化改進。19世紀中期,每個音樂愛好者都知道弗朗茨·李斯特偏愛埃拉德鋼琴。我們無法確定貝希斯坦是否見過塞巴斯蒂安的侄子皮埃爾·埃拉德。可以確定的一點是,貝希斯坦這位年輕的德國人十分清楚埃拉德鋼琴在世界范圍內的巨大影響力。皮埃爾·埃拉德從1831年開始經營家族企業,直至1855年去世,畢生致力于鞏固埃德拉鋼琴的市場地位。在皮埃爾·埃拉德的努力經營下,巴黎和倫敦的工廠每年生產近2500架埃德拉鋼琴,埃拉德音樂廳成為了巴黎最著名的音樂廳之一。皮埃爾·埃拉德還在創始人塞巴斯蒂安于1820年買下的德拉梅特酒莊大肆舉行狂歡盛宴,吸引了巴黎的名流貴族。皮埃爾·埃拉德的巨大成功是否給卡爾·貝希斯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決定要變得和埃拉德一樣成功?答案我們不得而知,但事實是,貝希斯坦將在未來幾十年取代埃拉德,成為歐洲最重要的鋼琴制造商。

卡爾·貝希斯坦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呢?史料顯示,他是一個非常謙遜的人,青年時不寫日志,老年時不寫回憶錄。從他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身材高大、充滿自信的男人。其中的一張照片中他站著,左肘依靠在一架立式鋼琴上,寬闊的肩膀上披著一件富于浪漫時期風尚的大衣。這樣一個人在巴黎的高級沙龍里絕對引人注目……

約翰尼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演奏C. Bechstein

1852年回到柏林后,貝希斯坦擔任了佩勞工廠的經理。但第二年,他就再次啟程前往巴黎,擔任克里格爾斯坦工廠的經理。然而,幾個月后,他又離開了巴黎。這次離開是因為他和一位來自勃蘭登堡施特勞斯堡的年輕女子路易絲·多林的愛情,1856年貝希斯坦與這位女子結婚了。

勃蘭登堡門,一個新興文化大都市的象征。(約攝于1850年)

卡爾·貝希斯坦創辦自己的企業

貝希斯坦重新回到柏林,并再次成為佩勞的得力助手。從1853年10月1日起,佩勞允許貝希斯坦在位于貝倫大街56號倉庫的上層制造自己的鋼琴。貝希斯坦之所以決定留在柏林發展,有一種猜測是他知道佩勞會允許他在管理工作室的同時,單獨另做自己的工作室。但這種解釋說不太通。一個更好的解釋可能是,佩勞拒絕采用貝希斯坦在巴黎學到的創新制琴技術,貝希斯坦才開始自己制造鋼琴。無論如何,兩人都達成了君子協定。盡管貝希斯坦早在1853年就開始在鋼琴上署名,但正如官方文件所稱,貝希斯坦在1856年才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從柏林的地圖上可以看出,貝希斯坦工作室設在貝倫大街上,選址具有戰略意義。貝倫大街緊鄰大都會劇院(1846年更名為輕歌劇院),與昂特登林登大道平行,并穿過夏洛特街和弗里德里希街。這兩條街道和貝倫大街是柏林權貴居住的地方。

此外,貝希斯坦的工作室臨近歌劇院、勃蘭登堡門、憲兵廣場和萊比錫街。憲兵廣場上有浪漫主義作家E.T.A.霍夫曼經常光顧的盧特爾&韋格納酒吧,而萊比錫街上居住著音樂家費利克斯·門德爾松和其他富有文化氣息的富人。由此可見,卡爾·貝希斯坦對工作室的選址是經過深思熟慮、極具遠見的。

貝希斯坦家族的三大美德:勇氣、創造力和毅力。

各種出版物都強有力的證實,貝希斯坦家族具有隨性而又務實的性格特征。1926年,卡爾·貝希斯坦誕辰100周年之際,哥達日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稱,貝希斯坦出生于農民和工匠家庭,他的祖先們在圖林根州的各個村莊生活了數百年,主要散布在勞查河畔、蘭根哈因、特肖森和奧魯夫。文章還指出,這個家族中有幾位成員是才華橫溢的音樂家,考慮到圖林根州悠久的音樂傳統,這并不奇怪。其中的一位家族成員約翰·馬特烏斯·貝希斯坦,最初研究神學,后來又學習自然科學,他在特肖森創立了一所林業學校,后來成為了德雷西薩克/邁寧根林業學院的院長。他的侄子路德維希·貝希斯坦出版了一本關于圖林根的傳說和故事集,對普及德國中世紀的歷史文化起到了決定性的推動作用,而這本傳說和故事集也是理查德·瓦格納創作《唐懷瑟》的靈感來源之一。路德維希·貝希斯坦曾被薩克森-邁寧根公爵任命為圖書管理員和宮廷顧問,這是十九世紀貴族贊助藝術活動的一種常見形式。路德維希·貝希斯坦于1860年在邁寧根去世。

卡爾·貝希斯坦在圖林根州哥達鎮的出生地

卡爾·貝希斯坦的父親是路德維希·貝希斯坦的堂兄弟,住在勞查河畔。卡爾·貝希斯坦的父親是一名理發師,工作努力,閑暇時會彈奏斯皮內琴。1831年,貝希斯坦的父親去世了,年僅42歲,留下了三個孩子,而卡爾·貝希斯坦年齡最小,只有5歲。不久之后,卡爾·貝希斯坦的母親再嫁給了迪頓多夫教堂的合唱指揮家約翰·邁克爾·阿格特。這位合唱指揮家對自己的女兒和新婚妻子的三個孩子要求很嚴格,他教導卡爾·貝希斯坦學習演奏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1840年,卡爾來到埃爾福特市,跟隨鋼琴制造商約翰·格萊茨當學徒,當時卡爾的姐姐艾米麗已經和格萊茨訂婚,并于1844年嫁給了他。

盡管格萊茨是個酒鬼,但他的手藝并不差。不幸的是,在四年的學徒生涯中,卡爾不得不應付師傅的壞脾氣。因此,他的童年和青春期并不是特別快樂。這可能影響了他的性格,他被同時代的人描述為一個特別嚴肅,但也和藹可親和溫文爾雅的人。此外,卡爾·貝希斯坦很節儉,根據他自己的描述,他離開和普萊耶爾一起工作的德累斯頓前往柏林時,為了節省鞋子,他一直光著腳走路。此外,他還利用一切機會進行自我教育。例如,他在佩羅的工廠工作時,利用難得的閑暇時間學習法語。

青年時期的卡爾·貝希斯坦

年輕的貝希斯坦對自己和自己的能力充滿信心,在他選擇的道路上毫不動搖地持續前進。如上所述,這條路帶著他走出柏林,走向倫敦,來到巴黎,然后又回到了柏林。1853年,他在位于貝倫斯街的狹小的工作室里,耗時九個月制造出了最早的兩架貝希斯坦鋼琴。